周五One Hour DJ——广州青年勇撑文化荒地_手机搜狐网超新能源

周五One Hour DJ——广州青年勇撑文化荒地_手机搜狐网超新能源

周五One Hour DJ——广州青年勇撑文化荒地_手机搜狐网超新能源

丌转满发表于 养土元赚钱是真的吗_我要赚钱_微信赚钱网赚项目_玩什么网络游戏赚钱
昨天他在店里刚写完一篇新的推文,大大的呼了一口气,我瞟到他公众武汉科目二号后台的关注人数是1469人,随口说了句,“还不错嘛,还有一千多人”,他苦笑了下,“做独立音乐,没太多受众愿意打开来看。” 小吉,广州本土青年,80后,琪琪音像的负责人之一,也是一名在读研一的学生,忙碌的学业之外,兼顾起琪琪音像演出,推广等各类大大小小的活动,为了帮补自己的音乐黑胶Digging爱好,目前还主动要求在臻音堂里承担起一份兼职工作。 济南-武汉 在进入本周五的One Hour DJ主题之前,想先提提几个人,对我而言,他们就像是一群无团队组织群体,因为对音乐的爱好,他们在广州这个被许多外地人称之为“文化荒地”的城市里,低调地撑起音乐传播新世代。 虽然这么说,他还是在坚持着。 Pete,通过小吉认识的,80后,广州本土“青年”。目前是上海Daily Vinyl的广州分员,在某报社担任编辑,大量的通宵晚班,还兼具帮助许多音乐活动设计海报,也是黑胶Digging的爱好者。但两人给人的感觉还是很“青BB"(年轻)的感觉,哈哈,其实80后也不算老啦。可是如今的80后,早被社会主流定义成应该是国家社会家庭经济前进的中流砥柱,还这么“唔嗲唔吊”(做人做事漫不经心)地玩自己喜欢的东西,好像于国于民无益。 Pete前天发了臻音堂店庆的活动海报设计给我看,我多嘴问了句,“出工资的没?”他回“出了。但是很少”。 可是,他也一样,在坚持着。 阿锁。90后,汕头淫,目前算是广州新移民青年。离开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加入了滚石旗下的广州中央车站里面担任文案工作,按照他说的,就是“想让自己离音乐近一点”,喜欢拿着一把吉他到处瞎逛,爱唱一些骚骚的民谣,但是却加入了英国摇滚讨论群。最近,没有任何出国经验的他,为了去参加日本东京的Fuji Rock,倾家荡产。 有次下午音乐分享,他来了,说了句“姐,我可能这次去东京可以报销哦,如果我能把三天音乐节的报导写得很好的话……” 筹,90后男生,资深黑胶收藏,如今为了做和音乐有关的事业去了深圳工作,和广州的女友上演周末双城记…… 还有本周五的一小时活动的新DJ,Laobingren ,这三个拼音,只能见真人才能破解谜团了。广州本土青年,喜欢吃肠粉,也是琪琪音像的成员,独立杂志ManMan Think的主编。下面都是他的海报和杂志的摄影作品。 Laobingren目前在美国留学,因为暑假所以回来广州,托小吉的福,才邀请他周五晚上来一场音乐分享。老实说,真的没看过真人,但是在小吉的描述中,平添了对他的一份好奇和崇拜, 小吉说,他为了准备周五的武汉劳动网分享,特意跑去了广州的大沙头淘了一个下午的碟。主要分享的音乐会是70,80年代的流行,Fusion和Hiphop,这让我想起了阿筹。 我有种感觉,周五晚上,武汉买衣服会看一群熟悉的脸孔一起讨论起音乐来。刘立夫,阿左,系统理论王家俊武汉外初,锁,丸子…… 真的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。
发表于
;